• cgcfoundation1

最高法:三步一崗:五步一哨

今日最高法: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今天气温降了下来,风大。我们觉得穿少了,好像被风吹透了。

上午十点,我们三个709家属在朋友们的陪同下,来到最高法(红寺村)进行第三十五次控告。

从红寺村公交车站我们汇合的时候,就发现几个制服保安在旁边晃悠。他们一见我们出现,一边假装纹丝不动,一边用眼睛紧紧锁定七姐文足。文足接受记者采访时,有便衣假装路人走近,用手机偷偷拍照。二敏姐看见了,走过去说:“多拍几张!拍的好看些!”

便衣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假装没听见转身走开。

这时候朋友们问:“看见群众演员了吗?”我们四周一看,看见出现了不少“上访人员”。只是手中不像以前拿着控告信。

我们相视一笑,拿出各自的控告信,向最高法大门口走去,这条路 大概有两百米。这时候“群众演员”一直跟着我们,不离左右啊。不知道他们今天怎么表演?

在最高法门口,法警们清一水地戴着蓝色口罩。这是上次六百人推搡李文足后,他们不想再被曝光?还是风太大,领导命令他们戴的?戴着蓝色口罩的法警,就像木头人一样。把最高法的入口堵住,不准我们进入。文足试图从人缝里钻进去,被另一个法警适时堵了人缝儿。法警一言不发。任凭文足说什么也不放行。几个群众演员开始表演了,他们以前是举着类似控告信的东西,挡着记者的镜头。这次,他们在我们举着的手机面前,就像织布的梭子一样,来回晃着走。对,不是正常走,晃着走,就为了挡住我们的手机镜头!

想想“林清盗卷”的成语故事,今天这“文足拒入”就不算什么了。

我们决定在门口拍照,然后“我可以无发,你不能无法”。结果,“无发”刚喊出来,一个便衣国保就急得冲到马路当中。但是看我们喊完了三遍停了下来,就退回去了。文足一看,乐了,原来怕我们集体喊口号啊!

我们离开最高法大门,去公交车站时,看到沿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制服保安。真的是三米、五米就有两个保安。朋友海荣回头数了一会儿,说:至少有七十个。

这就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啊!可是用来对付差点被风吹跑的七姐文足,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们上车后,向窗外看去,竟然发现公交站旁边一个院子里,还藏了黑压压一片的制服保安!!

709王峭岭

李文足

刘二敏

2019年3月21日

1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