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gcfoundation1

最高法:三步一崗:五步一哨

今日最高法: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今天气温降了下来,风大。我们觉得穿少了,好像被风吹透了。

上午十点,我们三个709家属在朋友们的陪同下,来到最高法(红寺村)进行第三十五次控告。

从红寺村公交车站我们汇合的时候,就发现几个制服保安在旁边晃悠。他们一见我们出现,一边假装纹丝不动,一边用眼睛紧紧锁定七姐文足。文足接受记者采访时,有便衣假装路人走近,用手机偷偷拍照。二敏姐看见了,走过去说:“多拍几张!拍的好看些!”

便衣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假装没听见转身走开。

这时候朋友们问:“看见群众演员了吗?”我们四周一看,看见出现了不少“上访人员”。只是手中不像以前拿着控告信。

我们相视一笑,拿出各自的控告信,向最高法大门口走去,这条路 大概有两百米。这时候“群众演员”一直跟着我们,不离左右啊。不知道他们今天怎么表演?

在最高法门口,法警们清一水地戴着蓝色口罩。这是上次六百人推搡李文足后,他们不想再被曝光?还是风太大,领导命令他们戴的?戴着蓝色口罩的法警,就像木头人一样。把最高法的入口堵住,不准我们进入。文足试图从人缝里钻进去,被另一个法警适时堵了人缝儿。法警一言不发。任凭文足说什么也不放行。几个群众演员开始表演了,他们以前是举着类似控告信的东西,挡着记者的镜头。这次,他们在我们举着的手机面前,就像织布的梭子一样,来回晃着走。对,不是正常走,晃着走,就为了挡住我们的手机镜头!

想想“林清盗卷”的成语故事,今天这“文足拒入”就不算什么了。

我们决定在门口拍照,然后“我可以无发,你不能无法”。结果,“无发”刚喊出来,一个便衣国保就急得冲到马路当中。但是看我们喊完了三遍停了下来,就退回去了。文足一看,乐了,原来怕我们集体喊口号啊!

我们离开最高法大门,去公交车站时,看到沿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制服保安。真的是三米、五米就有两个保安。朋友海荣回头数了一会儿,说:至少有七十个。

这就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啊!可是用来对付差点被风吹跑的七姐文足,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们上车后,向窗外看去,竟然发现公交站旁边一个院子里,还藏了黑压压一片的制服保安!!

709王峭岭

李文足

刘二敏

2019年3月21日

1 次瀏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七零九王全璋最新情況

今天是王全璋被捕的1379天。一大早,我和峭岭姐和二敏姐从各自的家中出发,在上午十点到达天津高院。我们要询问王全璋二审上诉情况。 我们在天津高院的诉讼接待处,拿出各自的身份证开始登记。法警一看是我们,立即拨打了个内线电话。过了一会儿,来了个女法警,警号110033,就是上次抢我手机的那个。女法警装模作样地问了我们要干什么,然后说:“结婚证你带了吗?你得证明你是王全璋的妻子。” 我笑说:“这个还能有

坦蕩之人無需掩蓋

坦荡之人,无需掩盖 今年的生日,让我终身难忘。感谢我的好闺蜜用心策划,找到散布在五湖四海的30位老同学为我录制了特别的生日惊喜。 更出乎我意料的是,有那么多同学愿意录制祝福我、支持我的视频,这让我万分惊讶! 在我的丈夫王全璋律师成为709大抓捕的一员时,我这个平日里只懂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妇,一下子就成为了“国家敌人”、“重点人物”。 四年前,我还是个不善言辞、敏感害羞的人。在国家的“特别重视”中,被

江天勇遭羅山縣國寶死亡威脅

江天勇遭罗山县国保死亡威胁 近几日,河南省信阳市罗山县公安局国保对人权律师江天勇一家的监控骚扰突然升级了 2019年4月2日清明扫墓的日子。上午,江天勇的父亲一个人骑着电动三轮车去墓地。国保便衣有2辆汽车并多人一路跟踪。10时许国保的车突然冲到江父的电动三轮车前面,江父一下子被别倒,73岁的江父连车带人摔倒在路边的田坎子里。国宝便衣在车上看着没有一个人出来救助。 4月3日上午10点左右,江律师和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