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gcfoundation1

江天勇遭羅山縣國寶死亡威脅

江天勇遭罗山县国保死亡威胁


近几日,河南省信阳市罗山县公安局国保对人权律师江天勇一家的监控骚扰突然升级了


2019年4月2日清明扫墓的日子。上午,江天勇的父亲一个人骑着电动三轮车去墓地。国保便衣有2辆汽车并多人一路跟踪。10时许国保的车突然冲到江父的电动三轮车前面,江父一下子被别倒,73岁的江父连车带人摔倒在路边的田坎子里。国宝便衣在车上看着没有一个人出来救助。


4月3日上午10点左右,江律师和妈妈赶集回来,走到家附近的一个路口(这是国保固定看守、监控的路口,江律师回家必须经过此路口),一个国保站在路口中央用手机近距离挑衅性的对着江律师及江母拍摄。江律师指出他们行为的违法性并斥责他们,于是发生言语冲突。过程中一个五十多岁的国保当着围观众人边骂边大声威胁说“你晚上出来时我们一棍子打死你!”围观众人一片哗然,有几个气愤的(国保三四辆车一大群人日夜在此,附近居民受其骚扰不胜其烦)质问他们“你们也不出示证件不说姓名,你们是干什么的?政府的人怎么会这样说话?”,“你们究竟是干什么的整天几辆车一大群人在这里,你们有什么权力一棍子打死人家?”、“你们也不是我们涩港(灵山镇原名)的人,你们是哪儿的,说是公安的可说话怎么这么没素质?”、“你们说自己是公安,怎么要夜晚用棍子打死人家呢?你们到底是公安还是黑社会的?”


近几日国保对江律师及其家人的骚扰逼迫突然升级,不知目的何在。而且,国保当众公然威胁要夜晚对江律师下黑手,江律师及家人的人身安全确实存在极大风险。

江天勇是中国人权律师,代理过许多人权案件,因此遭致中共当局打压,并于2016年11月被逮捕,秘密关押半年,遭遇酷刑。2017年11月21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2年,2019年2月28日释放,出狱当天在监狱门口就被中共国保带走失踪。因绝食抗争,于2天后的3月2日下午4点被送到父母家中,但遭严密监控、限制人身自由。期间有好友王峭岭前往探望,竟然被抓到派出所关押6小时。

金变玲

2019年4月4日

0 次瀏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七零九王全璋最新情況

今天是王全璋被捕的1379天。一大早,我和峭岭姐和二敏姐从各自的家中出发,在上午十点到达天津高院。我们要询问王全璋二审上诉情况。 我们在天津高院的诉讼接待处,拿出各自的身份证开始登记。法警一看是我们,立即拨打了个内线电话。过了一会儿,来了个女法警,警号110033,就是上次抢我手机的那个。女法警装模作样地问了我们要干什么,然后说:“结婚证你带了吗?你得证明你是王全璋的妻子。” 我笑说:“这个还能有

坦蕩之人無需掩蓋

坦荡之人,无需掩盖 今年的生日,让我终身难忘。感谢我的好闺蜜用心策划,找到散布在五湖四海的30位老同学为我录制了特别的生日惊喜。 更出乎我意料的是,有那么多同学愿意录制祝福我、支持我的视频,这让我万分惊讶! 在我的丈夫王全璋律师成为709大抓捕的一员时,我这个平日里只懂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妇,一下子就成为了“国家敌人”、“重点人物”。 四年前,我还是个不善言辞、敏感害羞的人。在国家的“特别重视”中,被

王全璋的判决书在哪里

王全璋的判决书在哪里? 因为前些天到天津市高级法院没有查到王全璋的案子,所以,今天我在王峭岭,原珊珊,刘二敏的陪同下,带着两个小孩子一起来到天津二中院,寻找王全璋的一审判决书。 没想到,我们刚走进法院的大门,十几个法警就从大厅里涌出来,堵住我们的去路,喊叫着不许拍照。以前来的时候还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 我们抱着小孩子,拉着大孩子,硬是从人缝里挤过来,进了大厅的门。 我们四个大人安检时,手机被要求存